路晏

杂食 王者荣耀/凹凸世界/宝石之国

远山青云(上)

*ooc注意
*白起私设
*嬴政长发
*车头,是刀

白起是无权呆在那扇窗隔着的屋子里的。他尚未感受过初晨的阳光穿过窗格、凌乱地破碎在眉梢上的感觉。但他在乎的不是这廉价的阳光,而是那个寝在窗下、洗以晨曦的人,嬴政。
此刻天边浅浅泛起的霞光柔和了他的脸颊线条,显得温情而俊秀,将狠辣与戾气捏于掌心。可白起是看不到的。
但白起一向对他忠心如愚蠢的狗。他是战神,所向披靡、无可阻挡,却偏偏跪在了他面前,自甘将双膝死死钉在地上,项圈嵌入皮肉。
他不敢回头看一眼,也不敢想。
远山上拢着一束缥缈的云烟,好似煮着浓茶的紫砂壶里酿出的水雾,能冷人心湿眼底。白起远远地望着,心里突然生出一阵巨大的落差感。阿政高高在上,而他低贱如蚁。
他活动了一下腕部,浑身重甲沉闷地响起来。蓦地一惊,怕是要吵醒了阿政……
谁曾想窗那头轻缓地传出一声低唤,“怪物。”白起正色道:“臣在。”“进来。”声音虽较之平常仍带着酥柔,可依旧清朗,大概是醒了一会儿了。
白起跪在了塌前,深深低着头。
“抬头,看着朕。”头顶传来一阵细微的衣物摩擦声。白起单是听着便心下燥热,润了润喉,道:“……臣不敢。”声音低哑干涩,像是被情欲煎熬至深。嬴政嗤笑出声,抬高声调,不悦道:“抬头。”白起于是抬起头,眼前一片春色。
他侧卧着,指尖绕一缕长发,那一丝耀眼的白比手指还要亮上几分;眼里脉脉含情,也不知几分真假;两条长而细的腿略略并着。
白起轻轻窒了口气。他缓缓站起来,并不待嬴政命令。嬴政随口骂道:“狗。”
白起单手贴在胸口,重甲片片剥落,化作荧荧齑粉逝于几息之间,他站了起来。
白起很高,此刻以人身示外,看上去身形格外修长挺拔,肌肉紧实流畅,被紧身衣物裹着,倒有几分催情之意;他眉眼生的好,剑眉朗目,眼梢上挑,鼻梁笔挺,薄唇刀削,英姿飒爽却危险狠厉 ,分明染上了沙场的血腥;马尾紧束于颈间,墨发如水,大概是他唯一温顺的一处。
嬴政说:“过来。”白起狠狠按着他的肩膀,把嬴政重重贯在塌上。嬴政淡淡道:“倒生了副美人儿皮相。可惜手太重了。”
白起喘着粗气,一条有力修长的腿抵在嬴政两腿内侧。

评论(1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