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晏

杂食 王者荣耀/凹凸世界/宝石之国

信邦的糖。

就是点儿私设……
ooc注意。

刘邦坐在屋前的木台上,两条裹着厚裘裤的腿显不出细来,却是又直又长,懒懒散散垂下来,脚尖碰不着地,靴底便没沾上深冬湿冷的雪。裤脚仔细掖在靴筒里头,风再狂再寒也灌不进去。
他紧了紧那件狐裘披风,原是纹了鎏金龙纹的,深紫似初晨雾岚,而现洗去了色,细密繁复的花纹只剩下框架,清清浅浅似有若无的淡紫。但御寒不减,白绒绒的领子裹着白生生的脖颈,细软绒毛搔着他有些微痒。
他不再戴束冠了,顶着一头凌乱长发——发色没有随岁月而褪去——他回想起当初称帝的时候,忽而觉得讽刺,便自顾自挑眉眯眼勾唇笑起来。
风雪渐弱,此刻他才能透过细雪望见不远处的松林。刘邦嘘了口气,暖呼呼的鼻息氤氲成奶白的冷气。然后他听见了呼啸而过的尖锐风声中混杂着的马蹄声。
他想站起来,像从前那样,踱过去给来人一个用力的拥抱,但他没有——他抿着唇想了想,缩到墙边,眯起一双琉璃清紫的眼睛装睡。
透过眼前的缝隙,他看到风雪里的将军——不,那已经是从前了——韩信策马而来,他依旧披戴着一身银白轻甲,火红长发高高束起,但护额已经摘掉了。
刘邦闭上眼,长密鸦睫控制不住地轻颤起来,许是因为欢喜吧。
长靴踏雪,淋漓一身暴风。他摘去沾着泥泞的手套,抚上刘邦的脸。他眼睫落了雪点儿,鼻翼略红。韩信看出他在装睡,也不拆穿,只轻声说句“我回来了”,便伸手托着他腿弯肩背,易而抱起来。
刘邦脸皮可厚着,不羞不恼任由他抱着,还颇不要脸地蹭一蹭。
韩信只管把他丢在塌上,自己脱起轻甲,留下件纯白里衣,这才回来坐在他身旁,道:“不在家里头呆着,跑出去干什么?”
没等刘邦嬉皮笑脸地回,他又开口:“以后等我就在家里好了。”
刘邦坏笑着揽住他脖子,应到:“好好好,听你的便是。”随后又叹:“我堂堂一代君主如今听你使唤,世风不古呀。”
韩信说:“昏君。”然后自己笑起来,转过身去抱紧了他,把头埋在刘邦被狐裘领子垫着,几乎找不着的肩窝里。

评论

热度(59)